陈春花:数字化的三大本质

    我们每个人都在不经意之时,走入了“数字化生存”方式中。我们有了新的认识、新的能力,但同时感受到巨大的挑战、更多的不确定性。我们生活在一个新旧世界相互交叠的时代,如何更好地迎接新世界的到来,理解“数字化”,以及“数字化生存”方式就显得更加重要。


    数字化首先是个技术概念,是指将任何连续变化的输入如图画的线条或声音信号转化为一串分离的单元,在计算机中用0和1表示。而在今天,人们对于数字化概念的理解,特指工业时代向数字时代的转化,数字技术是一个分水岭,把人类从工业社会带入数字社会。


    正如一些研究者认为的那样,数字化是通过“连接”实现各种技术创新、各种方式组合的;是利用人工智能、移动技术、通讯技术、社交、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等,把现实世界在虚拟世界中重建。从这个视角去理解,数字化是指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并存且融合的新世界。基于这样的理解,我们认为数字化本质特征有三个:


    01.本质特征一:


    连接——连接大于拥有。


    凯文•凯利(KevinKelly)在《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中表达了一个思想,他认为互联网的特性就是所有东西都可以复制,这就会带来如他在诠释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技术两个特性——随身而动和随时在线——那样,人们需要的是即时性连接体验。这个思想观点,帮助我们理解数字化“连接”的本质特征。


    今天,人们已经习惯于在线连接去获取一切,如电影、音乐、出行等等,人们不再为拥有这些东西去付出,相反更希望可以通过连接去获得,选择后者是因为更为便捷、成本更低、价值感受更高。数字化以“连接”带来的时效、成本、价值明显超出“拥有”带来的这一切,亨利•福特“让每个人都能买得起汽车”的理想在今天完全可以演化为“让每个人都能使用汽车”,“连接”汽车远大于“拥有”汽车。


    02.本质特征二:


    共生——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融合。


    数字化是通过连接和运用各种技术,将现实世界重构为数字世界,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融合是第二个本质特征。


    我们引用“数字孪生(DigitalTwin)”概念来诠释这个特征。2011年,迈克尔•格里夫斯(MichaelGrieves)教授《智能制造之虚拟完美模型:驱动创新与精益产品》中引用了其合作者约翰•维克斯描述该概念模型的名词,也就是数字孪生体,并一直沿用至今,“数字孪生是指充分利用物理模型、传感器更新、运行历史等数据,集成多学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仿真过程,在虚拟空间中完成映射,从而反映相对应的实体装备的全生命周期过程。”


    格里夫斯在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课程上提出了“与物理产品等价的虚拟数字化表达”的概念:一个或一组特定装置的数字复制品,能够抽象表达真实装置并可以此为基础进行真实条件或模拟条件下的测试。该概念源于对装置的信息和数据进行更清晰地表达的期望,希望能够将所有的信息放在一起进行更高层次的分析。


    简单来说,数字孪生就是对真实物理系统的一个虚拟复制,复制品和真实品之间通过数据交换建立联系,借助于这种联系可以观测和感知虚体,由此动态体察到实体的变化,所以数字孪生中虚体与实体是融为一体的。


    就如“数字孪生”般,数字化正是将现实世界重构为数字世界,同时,重构不是单存的复制,更包含数字世界对现实世界的再创造,还意味着数字世界通过数字技术与现实世界相连接、深度互动与学习、融合为一体,共生创造出全新的价值。


    03.本质特征三:


    当下——过去与未来压缩在现在。


    数字化技术是关于连接选择的问题,与谁连接,何时连接,所以,一些人认为,数字化路径更接近于电脑游戏而不是历史叙事,不再是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用洛西科夫(DouglasRushkoff)的观点,“数字化时间轴不是一个时刻过渡到另一个时间,而是从一个选择跳到另一个选择,停留在每一个命令行里,就像数字时钟上的数字一样,直到做出下一个选择,新的现实就会出现在眼前。”


    受洛西科夫的启发,我们确定数字化的第三个本质特征是“当下”。在他有关数字化影响的研究中,可以了解到数字技术带来的冲击,已经不再是变化带来的冲击,而是由变化的速度带来冲击,正如他所言:“我们不再测量从一种状态到另外一种状态的变化,而是测量变化的速度以及速度变化的速度,以此类推。时间不再是从过去到未来,而是体现在衍生物上,从地点到速度再到加速度。”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在数字化时代,变化与迭代动荡剧烈,更迭与颠覆频繁多变,“黑天鹅”满天飞,让人应接不暇。因为数字化本身,过去与未来都压缩在当下,更多维度,更大复杂性交织在一起,不仅仅是变化,变化本身的属性也发生了改变。


    工业时代,机器革命的出现,使得人们不再度量自然存在状态,而是机器带来的效率与速度,其核心价值就是,如何以更高的效率获得更大的产出。所以,在工业时代,用最少的时间产出最多,获得的规模最大,成为衡量人们是否成功的准则。大规模生产成为核心标志,最重要的就是效率。人们常说“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金钱”。


    信息时代,快速变化、信息过载等等的影响,导致人们最关注价值感知。产品的价值与意义显得尤为重要,人们不再单纯去关注效率与速度,因为变化的速度已经成为一个基本要素,更加需要关注的是,当下为人们的生活和意义赋予的价值是什么?附加值会有多高?一切都变得完全不同了。


    互联网技术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普及,至今也不过是30多年的时间,但是在此期间,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对今天的每一个人来说,甚至需要重新学会生活技能,在线购买,电子支付,网约车出行,以及社群的新社交方式......人们不得不调整认知能力,跟上变化的步伐,否则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消费革命、在线繁荣,以及对传统行业的不断冲击之后,数字化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个观点、一个概念和一种存在,这也是我们需要去认识数字化的核心关键。理解数字化,已经成为理解我们所生活世界的一个基本生存状态。数字化技术带来的时间价值改变,可以通过一个产品累积到5000万用户所需要的时间变化来感受。


    财经图表网站VisualCapitalist针对近现代以来的重要发明做了一个盘点,统计各种发明的用户数量到达5000万人,分别需要多长时间。如下图,几个不同阶段的时间长度:飞机、汽车、电话、电力代表的以交通、通讯和电力为主的第一部分,需要的时间至少也要46年,平均超过55年;信用卡、电视机、ATM取款机、电脑和手机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为主的第二部分,需要的时间缩短到20年左右;到了互联网技术出现的第三部分,时间压缩到一年以内;互联网快速普及时,正如图表后面画出的全球最大社交平台Facebook、微信和增强现实游戏“PokemonGo”,它们用户累积到5000万分别只用了3年、1年和19天。来到数字技术时代,用户呈现出指数级增长。


    640.png

    图片来源:VisualCapitalist


    如此高的用户数增长速度,势必带来行业中不同企业发展态势格局的转换,导致与企业相关的三个最重要的事项发生改变:企业寿命、产品生命周期以及争夺顾客窗口的时间都在缩短。


    换个角度说,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时间标签。企业管理者们都需要问问自己,你的企业、产品、战略与时间有什么样的价值关联?如果没有,其实你还没有进入数字化生存状态,你还停留在工业时代。


    数字化的三个本质特征“连接”、“共生”、“当下”,是区分数字化生存与工业时代的根本不同之所在。


    工业时代,企业资源和能力是实现战略的关键要素,企业透过一系列的努力,获取资源,拥有能力,构建核心竞争力。


    在数字化时代,通过“连接”与“共生”,企业资源和能力不再受限于企业自己,而有了很多的企业外部可能性,所以企业核心的关键是在理解“当下”的价值和意义中,寻求更大范围的资源与能力聚合与“共生”,“连接”成为实现战略的关键要素。


    理解数字化的本质,可以归结为三句话:连接改变了生存方式,共生改变了发展方式,当下改变了价值方式。


    来源:春暖花开公众号


没有了从云厂商升级数据服务商,阿里云2.0带来了哪些变化?

咨询电话申请演示